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无垢痴女】(01)【作者:Neroia】
【无垢痴女】(01)【作者:Neroia】
字数:99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春芽初发——第一章——公车痴汉

  「……雨带从北部下降,预计未来数天都会阴晴不定,局部地区有雨,清晨时分或有零散骤雨,要上班上学的朋友,出门之前千万记得带伞……」

  已经是春天了——四时有序,冬春交替,乍暖还寒,四周弥漫着一阵薄薄的湿气,玻璃窗上,凝了一层厚厚密密的水气霞雾,几乎看不透的。天空的颜色都是灰灰的,好像这才是春天本来的颜色一样。雾雨咸集,令人无所适从,令人喘不过气的,浑身都像是黏涎答答的很不舒服。

  「哇——哇!这个很漂亮喔!你什么时候弄的?昨天都不是这个样子的?」
  「呵呵,当然是昨天了!」

  「这个颜色很可爱喔,好像水蜜桃果冻一样呢!」

  「当然了,本来还想加一点闪粉的,但因为还要上学,所以涂了面油便算了。」
  身旁的两个女学生,跟我完全是处身两个极端的人——她们从头到脚,都散发着一种惹人喜欢的气息,妆扮得体动人,令人目不暇给。虽然穿的都是校服,但校服以外的搭配都很精緻,毛衣的编织很精巧,鞋袜都是出名品牌,还有她们挂在身上的书包……那个栗子红色的包包很漂亮呢!就是发夹,那个女生别在头上的也是可爱的蝴蝶结,而我的只是一根黑卒卒的发夹而已。

  「啊……」虽然慌张,但我还是把叫声压了下来。

  屁股是不是被碰了一下?虽然难以捉摸,但那一下被扫过的感觉……那是什么东西?这一刻,我根本不敢回头张望,害怕见到的是一个猥琐大叔色迷迷的盯着我——

  真讨厌,明明是通勤时间,明明两个关爱座都是空着的,偏偏有人想坐而不敢坐!害满车的人不得不挤到一起。而我更只能挤到车窗一角,在那个没有半个身位的空间上狼狈站着,还好身旁的乘客都是上班上学的女生和大婶,要不然,此地根本没半点安全感可言。

  站好了后,眼角余光之中,我大概瞥见了那个跟在我身后的人是谁……那是个约三十多岁的上班族吧,架着眼镜,穿着西装,一手提着公事包和湿答答的雨伞,正在狭窄的走道上努力的挤到后边去。但因为里头都挤得满满是人,所以他挤到了一个女学生的身后便放弃了。

  他回头了——

  我立刻转开了脸,不作任何目光交接。

  待车子开了好一会儿后,我才再次故作四处张望而悄悄回头打量……这一刻,那个男人正在聊电话,一副聊得乐不可支的样子。倒是站在他身旁的女学生,脸上的神色闪烁,不知怎的一直扭动身体!虽然人群拥挤而看不清楚,但看那个女生穿在身上的校服,那个浅蓝色衣领,应该是我学校里的女学生呢。

  定睛仔细一看,我才发现那男人提着公事包的手不断前后摆动,这……再加上那个女学生的闪烁神色,我绝对有权怀疑那个人正在轻薄这个女学生的!
  他……不会是刻意的吧?如果是刻意的话,那,这不是在公然非礼了吗!
  那个女生没知觉吗?难道她不知道那个男人在……呜!

  别瞪着我……

  到学校了,看着那个女生一副哭丧着脸的下车,我……我竟然隐隐约约的感到一点内疚。对呢,如果刚才我有挺身而出的话,或者只要大喊一声,说不定已经能够助她一把了!但只不过是被那个人瞪了一眼,就只是一眼而已,我竟然莫名奇妙的慌张失措起来……

  不对呢,虽然我真的很想帮助她!但远水救不了近火,不是吗?以我跟那个女生的距离,隔了如此拥挤的人群,我着实起不了任何作用呢,不是吗?

  而且,呃……说到底那个女生也真没用的!明知道被那个男人在借故轻薄,明知道巴士上如此多人,当其时只要她能鼓起就算只是一点儿的勇气,哪管只是一声叫喊,或者一个眼神怒瞪,对方大概也会知难而退,但为何她丁点儿的反抗都没有,任由那头披着羊皮的色狼肆无忌惮的乱来!

  如果她有好好的反抗,事情根本不会落得如此田地,她亦不会独个儿躲在洗手间里痛哭……受到了如此轻薄对待,她一定不好受了吧。

  呜——躲在她隔壁的厕格,我都忍不住想哭出来了呢。

  大概因为这件事的影响,一整天的课我都没法专心起来,脑海里满是疑问——很想知道事情真相,例如,那个女生知道自己被轻薄被非礼之后,她会感到愤怒吗?如果是感到愤怒,那她为何不反抗?如果是愤怒,那她为何要哭?反抗的话,不是更合理吗?不反抗,不就等於默许了那个人的行为吗?

  如果她好好反抗起来的话,旁边的人不会坐视不理的吧!就算没有一呼百应,但我一定会挺身而出的呢!但不反抗……不反抗的话,天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更糟糕的事情了?对了,那个人还会做什么事情?如果……只是如果,换了是我,又会如何面对?

  呃……

  虽然满脑子疑问,但我还是选择沉默,因为我知道这些都不是别人可以轻易给我满意答案的事情。

  终於下课了,但还有满满的考试进修班要上。到了离开校门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六时多了。而当巴士到了转车站时,下班下课的人群汹涌的挤上来。

  因为见到了好几个身影佝偻的老人上车,所以我立刻发挥了互助精神,把自己的座位让了出来,然后……当然立刻靠边站了,窜到我平常最爱的窗口位上。
  车子继续开了一会,已经停靠了几个车站,下班人潮如鲫般挤了上车又挤了下车,巴士内的乘客仍然像沙丁鱼般的挤在一起。

  不知哪时开始,在我还在跟同学传短讯的时候,我才察觉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站在我的身旁,拿着一份对摺了好几次的报纸在我旁边看。他站的特别接近,随着车子移动,报纸都在我的头发上拨动。因为那报纸不断拂动的关系,就像被人不断骚扰着,所以我决定要回头给对方抛一个警示眼神——仍因为那报纸的关系,没能看清楚这个人的样子,所以他根本没在意我的不满。

  先生,你的报纸可以拿好一点吗——如果我有勇气一点的话,我应该已说了出口。但我不敢说,亦不想招来大家的目光,所以我只好一骨碌的吞了说话,委曲求全一样,退而求其次的往窗边贴去,以求让自己得到更多私人空间。

  但……

  对方竟然得寸进尺,跟着车子晃动而靠近来。

  啊——他的公事包还是雨伞正在我的脚上碰来碰去呢!

  他的公事包?

  不是很眼熟吗!在哪里见过了?

  车子突然转了一个弯,那个男的竟然顺势便把提着公事包的手一下子伸了过来,直接握在我身旁依靠着的栏杆上。

  糟了!我该……怎么办?我好像被他包围住了。这一刻,在这个人挤人摩肩接踵的方寸之地上,我根本没处可逃。希望我不是遇到色狼吧……色狼?对了,这个公事包我今天见过的,就是早上那个靠在我校女生后边做出轻薄行为的那个男人!

  那……

  为何是我?

  好像触电了般,屁股蓦地传来了若有若无的轻快触感,害我全身猛的打了个颤!他不是有意的吧?大家一同身处如此挤逼的巴士车厢里,身体轻微碰擦这些都是无可避免的吧,对吗?那应该不是他的手,而是那个公事包吧,对吗?
  但是,哪有公事包会有像五根手指头的设计?

  虽然羞於承认事实,但……但那明显的是一只手掌了吧!

  因为那突兀的外来触感,身体自然的反应起来。全身绷紧了,眼睛闭了,屁股挤紧了,然后还自然的扭动了一下,以逃避那只让我手足无措的可怕魔掌。
  不要!

  别这样!

  为何是我!

  我不可以怯懦的!对了!人们常说,越害怕,女生越容易受到侵犯!我要张开眼睛,寻求别人的协助……眼睛立刻睁开了,回望身旁,前边两个正在聊天的一对男女都是背对着我。而另一旁靠窗而站的是一个外佣,长得很胖,戴着耳机玩着电话,地上都是一堆买来的菜蔬,她胖得都把后边车厢的视野都挡住了。这一下,我该怎么办才是?根本没人注意到我,此时此刻,这个世界上就只有我身后这个猥亵的男人把他的全部心思放在我的身上。

  就在我徬徨无助,孤立无援的一刻,我匆匆一瞥,看见了那个躲在报纸后边的面容。

  他在笑吗?

  为何是我?

  那个笑容既下流猥琐而又令人心里发毛。

  不要……不要再碰我的屁股了!

  别把我的裙子撩起来,旁人会看得见的——尽管我拼了命的拉下裙摆,但拉拉扯扯之后,我才发现自己把心思都放错了,那个人的手完全无视我的抵抗,一下子便……

  「……啊!」

  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如此对待!那只粗糙的手掌,正在我幼嫩的肌肤上跑来跑去,就像脱韁野马,肆意的在我身下驰骋。在我发抖的大腿上流过,滑进我夹得紧实的屁股上,甚至拍打它,甚至再捏了一把,然后,还悄悄的掀开了我的内裤潜进里头,如入无之境般的触弄我的臀肉。

  为何是我?为何是我?为何……是我!

  救我!谁可以来救救我!

  怎么办?这一刻我已经怕得快哭了。

  别再弄了,求你……求求你,不要如此欺负我……

  那些手指头根本不听我的使唤,倒像是一窝蚂蚁般在我的下身到处乱窜。那种粗糙而陌生的感觉害我都慌乱得手足无措,害我都只能闭上眼睛,合紧嘴巴,任由身体不住的颤抖,默默期待时间快一点流逝……不知是否太过害怕的关系,这一刻,身体蓦地发烫了,里头好像被一股热流佔据了般,害我呼吸急促起来了,不其然的冒冷汗,整个人就像在发烧一样迷糊。

  不……求你停下来,不要……

  没多久,那些手指好像已不再满足现状,然后,就像突然发现了蜜糖的蚂蚁般,发疯似的朝着深处的另一个目的地进发,从而把我的慌乱思绪推向了另一个更深的层次。

  那里——那里不能碰的!求求你,那里千万不要碰——那是妈妈常说,女生最重要的东西,不能随便被别人碰的!那,那是……这一刻,强烈的防卫本能驱使作出最大抵抗,拼命夹紧了臀部和大腿,死不要命的以手挡着,拼着就算要伤害对方的心态,来跟……

  蓦地,那个男人的嘲笑声从身后传来了。

  「哼——」

  那只手没有我想像中的粗暴,亦没有如刚才般的乱摸乱碰,反而像是戏弄我般的五根手指头不停敲打我的下体,轻而快的,毫无节奏,把私处周围手没挡到的地方都敲了无数遍——那种感觉太奇怪了!就像被无数只饿疯了的蚂蚁一同啮咬般,痕痒难当得让我的脑袋一片空白无法思考,任由身体僵直,两手不知是软掉还是绷紧过度,渐渐发不了力,令我苦恼得既羞又怕。

  「啧——」

  然后,抵抗都被一一瓦解的当下,他不动声色的一下子按到我私处的肉缝上——

  「啊——」私处才被碰了一下,我竟然像触电了般的叫了出来。

  「呵,竟然湿成这个样子了?」

  脑袋虽然烧得头昏脑胀,迷迷糊糊的,但还是从这个男人的说话联想起来……什么湿了?我哪里湿了?为啥我完全听不明白的?但在我不明不白的一刻,那男人竟然将手绕到我的前边来,毫不避讳的掀起我的裙子,然后,就在我的眼皮底下把那只粗糙的手掌潜进我的内裤里!

  「不——」他的手指……

  他的手指碰到我的那里了,那个把小洞口掩盖的肉缝上!没有内衣物的阻隔,只有粗糙指头与幼嫩鲜肉的直接触碰,这一下,那种怪异的触电感觉比刚才的还要强烈千百倍,强烈得让我不住全身发抖发颤,同时间,身体里的热流全都一股劲儿的往那个点上汹涌袭来,令我头昏脑胀得眼前一白,天昏地暗,好像整个人都突然被丢到九霄云外了般。

  「小妹妹,你的淫水还真多呢。」那个男人突然在我耳边轻声细语,而这句话迅速把我的知觉唤醒!

  然后,他的手掌突然从我的胯下抽离……

  「这些都是你的淫水来的。」说着,那男人把两根沾上了透明液体的手指展示在我的跟前,拉出一根根透明幼丝,在我耳边续道「忍不住兴奋起来了吗?是不是被摸得很舒服了?」

  「什……什么?」什么跟什么来了?

  「哈。」

  那男人发出这笑声后,他的手毫不迟疑再次探进我发软的身体里,就像一条活电鳗般,不断刺激我那个未经人道的私处,给我带来一阵又一阵的怪异触电感,在在把我仅存的理性意志都大口大口吞噬下去……天啊!想不到活了十七年了,我这个一直守身如玉的小女生,今天竟然在一台挤满了人的巴士上,被一个从不认识的陌生男人狎玩。

  为何是我!

  这一下子的羞辱,已够令我恨不得要挖个地洞活埋自己,而且……

  「嗯啊——」这是我吗?竟然发出了如此羞耻下流的叫声!

  「小妹妹,爽得叫出来了吗?」那男人如嘲似讽的威胁我道「但我告诉你,别太大声喔……被人知道了,难看的人只会是你而已。」

  「……嗯。」我不知道自己听懂了多少,但竟然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啧。」他在耻笑我吗?

  这一刻,我整个人几乎无法支持住自己了,要不是被这个男人挤到窗边上,我可能已经瘫软的跌坐下去。但他的手指仍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还剥开了那道小肉缝,就在我私处的嫩肉上乱挖乱摸,有时深,有时浅,有时在里头,然后还两三根手指的放上来搓揉……整个人都晕晕眩眩的,小腹上的感觉更难受,好像有成千上万头小鹿在乱跑乱撞一样!

  不行了!真的快不行了!再这样下去,我怕我只能如俎上肉的任他宰割呢。
  然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感觉到有些东西压在我的腰部,好像正在做什么似的。没多久,我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那男人的另一只手竟然探进了我的校服里,就像蛇行般的沿着我的小腹顺藤摸瓜而上。看着校服里那个隆起的蛇头,迳直停在我的胸前,把我的胸罩迅速的推起来后,我已来不及慌张,更已来不及再作出任何反抗……

  「呜呜——」那触感怎么如此奇怪的?那不只是触电而已,而是令我感到酥软难受的奇怪感觉,平常洗澡时碰到都不是这样的吧?整个乳房被他的粗糙手掌包裹住的一刻,小乳豆被他捏住的瞬间,身体变得奇怪了!那个触感酥麻得令我瘫软无力,加上下身传来那一阵阵令人羞耻的怪异触感,我的双腿已经要软掉了……但可恨的是,被他的两手上下夹攻之下,我这个瘫软的身体只能倒在他的怀里。

  「小妹妹发育得很好喔,奶子竟然这么大。」

  太过份了!怎么可以这样的!我们还在巴士上,身边都挤满了人,但我竟然被一个陌生男人压在一旁,任由他肆无忌惮的上下其手,把女生最重要,最需要守护的东西蹂躏了一遍又一遍。

  为何是我!

  我……我要反抗!我要反抗这个男人的暴行……啊,很酥麻的感觉!

  如,如果我有力量反抗的话……我到底是否正在发烧?身体的感觉越来越奇怪了,而且头昏脑胀的,为何我的思绪如此混乱,迷迷糊糊的?如果反抗的话,啊!不……不要再捏它了!他会不会……求你,求求你……不要再挖那里……
  啊——那又是什么东西来的?

  我明明感觉到他的两手都在我的身上,那……那,那个顶着我屁股的东西又是什么来的?

  呜!很烫!那个东西的触感很灼热……

  那到底是什么奇怪的东西来的?硬硬的又灼热得很,难道他放了一根手电筒在我的屁股上?天啊,我可不想被莫名奇妙的东西碰到那个小洞口呢!

  呜哇哇!为何是我!

  「喔——真爽!你的屁股真有弹力,夹得我都差点腿软了。」

  「……不,不要……不要……」

  「小妹妹放心,我只是把它放在外边而已,你不用怕。」

  说罢,他的手在我的内裤里头挪了一下位置,再把内裤拉扯了一下,然后悄悄的把那根如手电筒发烫的东西逐点逐点的塞进来,紧贴的放在我的私处上……这一刻,我感觉到他几乎把整个人都压在我的背上,把那根滚烫得很的奇怪棒子塞进我那个小小的羞耻部位里,就像是我用大腿把它夹住般。

  「小妹妹,你可以再夹紧一点吗?」

  「……呜?」

  「听不见吗?再夹紧一点!不然我直接在这里捅进去!」他的语气突然强硬了起来。

  「嗯……嗯。」遭受如此凌辱的当下,身心受尽委屈,我哽咽的应了两声,然后依照他的要求把软掉的大腿夹紧了一点。因为那根滚烫的棒状物,现在大腿内侧,阴部下沿的小三角就像被火烫般,滚热得我整个人都头昏脑胀。

  「啊——」他立即轻呼了一声。

  他压在我的身上后很久没动,但呼吸越来越重,两手忙不迭摸遍我的身体,胸部都被他任意的搓揉扭捏,让那种奇怪的酥麻感觉肆虐我的全身。半晌,他的两手终於停了下来,停放在我的腰间……不动声色之间,他突然使力的一下,我立刻感到那根贴在小洞口的棒状物被抽了出来,那一刹那的磨擦热度,滚烫般得让我差点叫出声来。

  「呜——呜——」

  那根滚烫的棒状物被抽了出来后,我以为终於得救了,还想要松一口气,哪知道他猛的拉了我一下,让我整个人再度跌进他的怀间,而那根坚挺的棒状物亦再一次滑回去我的阴部下沿,直接在小肉缝上磨擦起来,感觉酥麻得令我失魂落魄,不知今夕何夕的样子。

  「啊——」

  「殊——别叫出来!被人发现了谁都没有好处!」男人一边说一边抓紧住我,迳直的猛烈运动起来,让那根棒状物在我的阴户上来来回回的抽动。而这个羞赧得令人脸红耳热的来回抽动的动作,却在我们俩人的交接处发出了沉笨的碰撞声。
  无法反抗之下,数十下的抽动过后,我全身都已经酥麻得瘫软无力,脑海几乎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身体的感觉混乱得很,那些热流全身乱窜,小腹里像有一大堆昆虫在乱咬乱噬一样。但更让我无所适从的是明明知道自己正被色狼狎玩,明明知道自己应该拼死反抗保存贞节,明明嘴巴已经说不,但身体却完全不是那回事,就好像……

  就像在享受这一刻的感觉,即使……即使我说不出『快感』这种毫不知耻的形容词。

  但……

  真的很舒服。

  不不不!

  为何是我?

  天上的神啊!请引领我这只迷途的小羔羊吧!请把我的罪……啊!要是他可以像刚才般,把手指放进我的私处里头的话,那该有多好?不知道,被如此滚烫的粗壮东西放进里头的感觉是怎样的呢——啊!不要!我不可以有这种想法的!我可是很虔诚的女生,我……

  「嗄——」随着抽动速度加快,那男人的呼吸更重,压着声音跟我说道「快了!小妹妹……快了!」

  「嗯……嗯。」

  这一刻,他就像发疯似的把我抱紧,以那根棒状物激烈的来回抽动,不断磨擦我的私处,下身更是不断撞到我的屁股上,而隐隐约约发出了下流的拍打声出来。到了这一刻,我已经无法再想别的什么事情,我只知道虽然很下流很羞耻,但真的……很舒服。

  这种难以言说的舒服快感,的确是我长这么大了,今天才第一次感受到的——虽然不情愿,但心里有一把声音告诉我,很想被弄下去,很想被尽情的弄下去,很想身处的这里不是巴士而是别的什么地方,那我就能了无牵挂了。

  为何是……

  「嘶——来了!」突然他从喉咙底部发出了嘶哑叫声。

  沉吟的当下,这个男人把我紧紧抱住,抱得让我觉得自己的身体被挖空了般,好像整个人融进到了他的怀抱里一样……瞬间,他突然猛的颤抖,然后我感觉到他的那根棒状物吐出了一大泡温热温热的液体出来,直把我内裤里的空间都佔据了。

  这一刹那之后,我和这个男人都像时间停顿了般动也不动,各有各的吸气回神,各有各的打着冷颤……直到巴士上的广播响起,告知我已到了目的地的一刻,我才整个人清醒过来。

  「下一站,河边花园。」机械的声音贯彻了车厢。

  猛然的清醒过后,羞耻感瞬即飙升,趁着尚有一段路程才到达,我便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退到了一旁,一边整理衣物,一边把自己和那个男人的距离拉开得有多远便多远,然后才回看那个男人——天啊!刚才贴在我私处上磨擦的那根棒状物,就是他下边的这根东西吗?

  那,那不是很丑陋的东西吗!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我竟然被这根如此丑怪的东西搞成这个样子?这一刻,那个男人好像还搞不懂我的闪身退避,所以他的裤裆仍然中门大开,丑陋的东西仍裸露在外,还有那些噁心的浊白色液体悬在上头半挂不下的。

  「嗖——」巴士车门悠然打开,我亦不再理会谁跟谁,一股劲儿的跳车离去了。

  回家的路上我只懂耷拉着头,刻意回避任何人的目光,视线聚不了焦,亦看不见任何事物,思绪无法平伏下来,一路上都是忐忑不安而惶惶然不可终日。
  当下,我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东西,脑袋彷彿起鏽了般不懂思考,或者深究下去,其实我根本还没能整理思绪,身心都停留在那一个时刻上——身体有点痠软,尤其阴部传来的那一点余温,内裤上那糟糕透顶而令人倒胃的湿濡感,还有那些快要渗溢到大腿上的粘稠液体,在在把我的意志完全磨灭。

  回到家里后,没说太多,我匆忙丢下书包,到房间里拿了几件换穿衣物后便立即跑到洗手间里——终於都可以独处了,身处在这个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我才稍稍的能放下心来。

  「嘘——」没有了旁人的目光,终於都能够松一口气了。

  「是阿晴吗?是不是回来了?」妈妈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

  「……嗯。」我轻如无声的应了话。

  脱了裙子,我才看见自己的状况有多糟糕——原本纯白色的棉质内裤已湿得像被染了色的,透明状的液体渗了出来黏在大腿上,整个下身都污秽得不堪入目,噁心得令人倒胃……虽然保住了自己宝贵的第一次,但在心底里的感觉上,我却已被蹂躏得体无完肤般。

  我小心奕奕的把内裤脱下来,把里头的状况打量了一下。刚才他的那根东西就是放在这里,跟我的小洞口毫无阻隔的接触吗?最后,还在这里尿出了一泡噁心的液体……天啊!这简直噁心极了!为何天底下会有这么令人作呕倒胃的变态?为何我会遇上这么差劲的事情?为何我不反抗?要是我反抗了,要是我稍稍的鼓起勇气反抗了,我现在根本不会独自一人为这么噁心污秽的东西善后!

  那个男人到底是为了什么原因,才会接二连三的,在不认识的女生身上,干出这种糟糕的猥亵事情?

  难道就只是为了……

  只是……

  不知哪根脑筋坏了,看着湿透的内裤和上头的秽液,这一刻,我竟然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悠然而生,然后……然后,我竟然把如此污秽的内裤凑近来嗅了一下——呜!腥臊刺鼻的臭味——只消一瞬间,那种如尿液的腥臊,如漂白水的刺鼻,如蛋白般的膻臭,如此浓烈气味瞬间已经袭上脑门,令我忍不住浑身上下打起了鸡皮疙瘩的强烈冷颤。

  这一下,我急不及待的把内裤丢到洗手盆里,放着猛烈的水势沖涮它。然后我迅速脱去身上所有衣物,一股劲儿的跳到花洒下,开了热得滚烫的水来沖洗自己的身体……不怕被烫得焦头烂额,只怕满身腥臭的从头壳至到脚掌,无一遗漏的洗了一遍。

  只是当洗到了那个幼嫩的小肉缝上的时候,摸到那一点点还残留在上边的,滑不溜手的液体时,我的思绪再度被那种莫名其妙的陌生感觉侵袭佔据……如果,只是如果而已,如果我把手指放到那里的话,会不会有那种一模一样的感觉?
  「咯咯——」洗手间门突然被敲响了,然后妈妈的声音传了进来「阿晴,你在洗澡吗?」

  「……嗯!对喔!」虽然明知道妈妈看不见,但我还是一副作了坏事的小孩般立刻两手藏到身后。

  「喔,我还想要你给我到楼下买点东西呢……那算了,我明天再买吧。」
  「呃……嗯。」

  平常的我都是很文静的,经历了这一场暴风雨后,这一个晚上,我更是寡言少语。吃过了饭,我几乎对一切事物的兴趣都缺失了,唯有独个儿的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发呆……这一刻,我没太多想法萦回脑海,只是很自然的放空了,发呆看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

  为何是我?

  到了现在这一刻,才想这个问题是否太迟了?

  但,如果学校的性教育资讯都说对了,如果我是受害者了,我想我应该立刻找个信任的长辈倾囊相告,然后再让他们决定怎么做,但……但我觉得自己原来没打算要告诉任何人,不管是谁——因为,假如学校教导的都是对的话,那,为何我没有那种哭哭啼啼要生要死的反应?

  如此说来,我接受了这件事吗?不,我想我并没有,亦没打算安然接受这件已发生了的事情,那不是一个十七岁的女生能安然接受的事情。

  只是……

  唉呀!我根本毫无头绪,只是有点无助,迷茫,不知所措,却又很可笑的不至於感到绝望。

  放空了,思绪平伏了,身体亦回到了最轻松写意的一个状态了,然后事情就如投影到天花板上,让过程细緻再生重演了一遍,历历在目……作为一名受害者来说,我知道自己应该果断中止这种回想片段,我知道自己应该害怕,但我还是放任它的运作——我看见了传给同学的讯息,看见了迷濛窗外的景色,看见了自己握紧了的拳头,看见了那个公事包,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然后,那个气味悄悄的袭来了——那个腥燥刺鼻的浓烈气味。

  没想到,那个倒胃的气味,竟然有如烙印在我的脑海里般萦回不去,然后莫名其妙的感觉冒起了,身体亦渐渐的发烫发热起来了。

  为何……是我?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